内江牺牲战士和妻子的最后通话:“我在救火!”--四川频道-

2018-01-23


登录人民网通行证    立即注册

忘记密码?

  周芳芳和孩子。怎么面对今后的生活?她说“过段时间再考虑”

  ■1月20日,内江消防战士吴俊寰为搜救被困群众,被突然倒塌的一堵墙埋压牺牲(成都商报22日报道)。22日,吴俊寰的战友及妻子、父亲接受媒体采访,追忆了他生前的点点滴滴。

  “我在救火!”这是妻子和他最后一次通话时他说的四个字,但这却成了永别。尽管至今无法接受丈夫牺牲的事实,但强忍泪水的她表示,她为丈夫感到骄傲和自豪。而战友们在追忆战友情后则表示,他们会照顾好吴俊寰的家人,不让英雄的家人再流泪。

  23日上午9时,吴俊寰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威远县殡仪馆举行。届时,当地各界人士将为英雄送行。

  忆

  一句“我在救火”,却成了永别

  “我在救火!”这是1月20日上午11时04分,吴俊寰生前和妻子周芳芳通话时,说出的最后四个字。

  这个电话是20日,周芳芳在威远县两河镇出了急诊任务返回途中拨出的。“我是急诊科的医生,知道他说出这(四个字)时面临的情况,所以赶紧挂了。”周芳芳回忆起这次通话时,几度哽咽。她说,当天上午,她本和丈夫约好,前去选好的新房签合同。“本来我们前一天就说好了,准备那天去交钱签字。”眼眶噙满泪水,周芳芳哭泣着说,但当天早上,她接到了到两河镇出急诊的任务。8时53分,她打电话给丈夫。“当时,我打电话让他晚点回来,因为我有个急诊任务。”

  就在她返回威远县人民医院后不久,急诊科的同事告诉她,有个消防员受伤了。“我问是哪儿的,(同事)说是镇西的。我问是哪个,她又说不是我老公。”周芳芳回忆说,但她跑到接线员处发现,打来120急救电话的对方,留下的电话却是自己的。“当时我就知道是我老公(受伤)了,如果是其他人,也不会留我的电话。”随后,周芳芳通过电话向威远县消防大队了解到,受伤的人就是她的丈夫,伤势很重。

  恋

  “认识那天买的牛仔裤,他穿了七年”

  “我们认识七年了,认识那天买的一条牛仔裤,他穿了七年还在穿。他给我买了不少衣服,我给他买衣服,他都说消防队穿不上。除了结婚时买的衣服,另外我给他买的一套西服,他都没怎么穿过。”回忆起和丈夫相识相爱的七年,周芳芳满是感动,也心存诸多遗憾。

  七年前,吴俊寰陪战友前来威远县人民医院看病时,她认识了他。“当时和他聊了几句,感觉特别好,可能这就是缘分吧。”之后,两人相处,慢慢走在了一起。2014年两人结婚,2015年两人的孩子出生。“几年相处下来,他特别开朗,特别善良,也很认真,很负责任的人,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很好。”

  在周芳芳的印象中,她与丈夫的爱情谈不上惊天动地,但丈夫在细节上,在行动上让她十分感动。“我是医生,平时考试多,他每次考试都会陪着我去。我和他的生日相差一天,我每次过生日,他都要给我买生日礼物。”周芳芳说,出于职业的特性,他们聚少离多,有时一月只能见两三次面。但每次在一起,尤其是她加班后休息时,他从来不打扰她,每次都是一个人深夜起来为孩子换尿裤,一个人大清早起来学着菜谱为她和孩子做饭。“这两年,他基本上就没让我做过家务事。”周芳芳还记得,他俩的孩子出生时,丈夫还熬夜帮着同产房的产妇照顾婴儿,在病房内熬的粥也是大家一起吃。

  憾

  他说还想生个女儿,但“这些都不可能了”

  “我很后悔,因为120的工作也很忙,顾不上他,没有对他好。”如今,丈夫牺牲了,周芳芳心中满是后悔,满是遗憾。“平时偶尔也和他吵架,我后悔与他吵架,后悔吵架时没让过他,说过一些伤害他的话。我也后悔自己工作太忙,没有替他分担。”

  两人的儿子如今两岁半,患有“X型腿”,此前两人曾多次带孩子成都、重庆的医院看病。“每次去重庆,单边需要两三个小时,娃儿小又需要背两个包,装不少东西。”周芳芳说,但每次去重庆,都是丈夫一个人抱着孩子,然后背两个包。而她要求丈夫让自己至少背一个包,丈夫都说自己“背习惯了”。“本来,我都请好假了,就等他请假,然后一起带娃儿再去一趟重庆看病。现在,也只有我一个人带去了。”

  “儿子一岁前我在带,一岁后送到广元由奶奶带,快两岁时又接回来上幼儿园,还得感谢专职消防队的一户好人家帮我们照顾娃儿。”周芳芳说,丈夫说他喜欢女儿,他们本准备在购买新房后生二胎,生个女儿。“但这些都不可能了……”

  “我恨他,我不想让他走,想他好好活着,健健康康地活着……”丈夫的离去,周芳芳至今难以接受,满眼泪水。但缓和了一会后,她强忍泪水。“从认识那天起,我就理解他是一名消防员,理解他的工作。”周芳芳说,她理解丈夫此次救火是他的职责,是他的工作。“我为他感到骄傲,感到光荣。”“老公特别爱娃娃,我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把娃娃带好,一定带好儿子。同时,我也要照顾好他的父母。”周芳芳目前是威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的医生,工作也很忙。她说,至于今后怎么办,她目前头脑一片混乱。“等过段时间情绪稳定下来后,再考虑。”

  父亲赶赴威远

  今天儿子骨灰将被带回老家

  吴俊寰牺牲那天,父亲吴平学在甘肃嘉峪关。“(亲友)打电话告诉我,俊寰出事了 。”他回忆,听到这句话,整个人都懵了,不相信。吴平学缓了口气问:“公事还是私事?” 对方回答:“人都没有了,还什么事。”吴平学追问:“为什么?” 对方回答:“救火。”

  吴平学不愿意相信,他挂断电话,给儿媳妇打电话;儿媳妇在电话中告诉他“人已经在殡仪馆了”。此时,吴平学才不得不接受事实,陷入悲痛之中。

  紧赶慢赶,22日吴平学到了威远。吴平学是一名教师,1990年进入广元当地政府部门工作,2016年退休。退休后,他到甘肃嘉峪关帮朋友打理事情。“他是一个可爱的孩子。”吴平学说,儿子吴俊寰从小听话、朴实,很受人喜欢。因为家里好几个亲友都有过入伍当兵的经历,所以儿子从小就羡慕军人、敬仰军人,也有了当兵梦。

  吴平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儿子是一个爱岗敬业的人,每次回家探亲从来不会把假期过完,都是提前返回部队。2016年,吴俊寰的爷爷过世,他请假回家悼念。这一次见面,竟成为父子俩最后一面。吴平学说,儿子的骨灰23日将被带回广元。

  战友建微信群

  “兄弟,你放心,我们会照顾好你的家人”

  因为曾经的战友加老乡牺牲,已回到广元的胡连才得知消息后,很快赶到威远。“我比他先到威远,我是老兵时,他还是个新兵。”胡连才回忆起吴俊寰这个小兄弟,潸然泪下。“他来了一年多,我就退伍了,但我们建立起来的战友情很深厚,是多年的老朋友了。”

  “他每次回广元探亲时,都会和我们联系,一起聚聚,聊聊。”同样是战友老乡的李小平说,他俩同时入伍,也同时从新兵连分到特勤班。尽管自己2008年退伍了,但10年来,每年吴俊寰回到广元,他们都会聚一聚。

  如今吴俊寰牺牲了,留下了老去的父母,还有妻子,以及仅2岁半的儿子。但战友们都表示,他们会照顾好吴俊寰的家人,不让英雄的家人再流泪。“兄弟,你放心,我们会照顾好你的家人。”胡连才说,如今,一个名为“2003年战友群”的微信群建立起来,群里目前已有近20人。“大家都说,会把他的家人当自己家人对待,照顾好他的父母,把他的孩子养大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 姚永忠 袁伟

  图据受访者

欧元区去年12月通胀增速放缓

俄罗斯:-67℃!俄东部遭遇极寒天气

英国大雪 交通瘫痪学校关门

高铁上获救助 孕妇顺利产女婴



关于集团
集团简介
发展历程
集团资讯
旗下品牌
菲姿FEIZI
啦娜菲LANAFAY
人才发展
人才政策
工作机会
联系我们

TEL:021-67626666

E-MAIL:HR@feizi.com

FAX:021-67627878

总部: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久富开发区盛龙路1号漫赢国际